首页 > 关于我们 > > 正文

拜伦:没有爱的对象我便无法生存

日期:2017-10-23 11:50:19编辑作者:www.33gvb.com
借着拜伦、王尔德、伍尔夫、兰姆四位作家手稿来华展览的契机,单读和大英图书馆(ID:TheBritishLibrary)合作,向读者们征集关于他们的问题,这些问题整理翻译后由本次展览的主策展人亚力山德拉·奥特( Alexandra Ault ) 回答。
 
拜伦在他短暂的一生中,为我们留下了《恰尔德·哈洛尔德游记》《唐璜》等伟大作品,他笔下所塑造的“拜伦式英雄”,是他充满理想和抗争的一生的写照;而这样一位风流倜傥的“浪漫主义英雄”,自然也俘获了无数芳心。那么在拜伦眼中,爱情是什么?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他对自己的贵族身份又有什么看法?今天这篇文章给你答案。
 
关于拜伦勋爵
 
乔治·戈登·拜伦(1788-1824),世袭第六代拜伦男爵,人称“拜伦勋爵”。他是诗人,也是冒险家,被认为是浪漫主义式英雄的化身。他为自由的思想和行动献身,无论是在政治主张上还是个人的伦理道德上,他都是个无政府主义者。他一生传奇,是浪漫主义运动的领袖级人物。皮肤黝黑、衣着时髦的他曾用热情的书信和诗作俘获无数芳心;1809 年到1811 年间,他游历地中海各国,包括阿尔巴尼亚、希腊等等,随后发表的《恰尔德·哈洛尔德游记》(Childe Harold’s Pilgrimage)使他一举成名。他广泛涉猎古典文学,很快就发展出犀利的讽刺文学风格,而最有名的作品要数讽刺史诗《唐·璜》了。拜伦于1819 年开始发表《唐·璜》,但直到1824 年他病逝于希腊的迈索隆吉翁(Missolonghi)前都没有完成。
 
单读在此前的问题征集帖中也整理了大家或许不知道的拜伦趣事,下图是一些关键词。有兴趣的话可以点链接查看之前的文章哦。
 
 
 
▲ Portrait of Lord Byron, by Walker & Cockerell, after Thomas Phillips  拜伦勋爵肖像(沃克& 科克雷尔翻拍托马斯·菲利普斯所绘肖像)
 
 
 
▲《唐·璜》,第一至第五诗章,配有插图的标题页。现藏于大英图书馆。 © British Library Board
 
 
 
▲ 拜伦《唐∙璜》第七、第八章,1822年,手稿原件,棉浆纸封面上有拜伦所写的标题与日期。现藏于大英图书馆。 © British Library Board
 
 
 
▲《唐∙璜》的《献辞篇》及第一诗章部分的签名草稿,1818年,手稿原件。现藏于大英图书馆。书架号:Ashley MS A326,f 187。 © British Library Board
 
拜伦喜欢怎么样的女孩子!
 
拜伦的情史很丰富。他曾和各种各样的女人约会、恋爱,其中有仆人,也有贵族。我们可以从拜伦写的热情洋溢的书信、诗作和日记中找到对这些女人的描述。他曾在日记中写到他的初恋玛格丽特·帕克(Margaret Parker) “就像彩虹做的一样”,而他的最后一位恋人,特丽莎·圭乔利(Teresa Guiccioli),“像晨日一样美丽,像饷午的阳光那样温暖”。
 
拜伦他所认为的爱情究竟是什么?
 
1812 年11 月9 日,拜伦写给墨尔本夫人(Lady Melbourne) 一句话:“没有爱的对象我便无法生存。” 这句话很说明问题。从许多方面来说,拜伦对爱的概念是充满戏剧性,反复无常且带有强迫倾向。他虽然曾和有钱且颇具学者气质的安娜贝拉·米尔班克(Annabella Milbanke) 维持了一年的婚姻关系,但令他最刻骨铭心的爱情却是和最后一位恋人——伯爵夫人特丽莎·圭乔利。1818 年,拜伦在威尼斯邂逅她时她已是有夫之妇。在一封1819 年拜伦写给特丽莎的信中,他说:“我爱你,你也爱我——至少,你是这样说的,也似乎是这样做的,这对任何事都是极大的安慰。但我不仅仅是爱你,我也无法停止爱你。”
 
 
 
▲ 伯爵夫人特丽莎·圭乔利,拜伦的最后一位情人。出自The Byron Gallery: a series of historical embellishments, illustrating the poetical works of Lord Byron. 1838年出版于伦敦。书架号:7865.pp.26 © British Library Board
 
拜伦如此浪漫的灵感从哪里来?
 
当我们说拜伦浪漫时,肯定值得一说的不止是他的情事,而是他的诗歌及艺术理想。浪漫主义诗人包括拜伦、雪莱、济慈、华兹华斯、柯勒律治和布莱克等,他们并没有用“浪漫”这一词来形容自己的创作理念,这个词汇特指发生于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的一场文艺运动。
 
如斯蒂芬尼·弗尔沃德(Stephanie Forward) 解释:
 
“1762年,让·雅克·卢梭在《社会契约论》中宣告:‘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在浪漫主义时期,不满的知识分子和艺术家挑战当权派,社会发生重大变革。在英国,浪漫主义诗人正是这一运动的核心。他们受到对自由的向往激发,并公开指责对穷人的剥削。那个时代强调个体的重要性——这形成一种信仰,即人应该追随理想而非被强加的传统和规则禁锢。浪漫主义作家拒绝之前启蒙时期所倡导的理性主义和秩序,重视真实的个人情感。他们心中肩负着对人民、同胞的责任感,深切感到用自己的诗歌来激励、启明他人,去改变社会是他们的职责。”
 
拜伦出身贵族阶层,却离经叛道。他的行为中有多大成分出于叛逆呢?
 
卡洛琳·兰姆夫人(Lady Caroline Lamb) 曾形容拜伦为“疯狂、糟糕、危险”。克拉拉·德拉蒙德(Clara Drummond) 曾为大英图书馆网站写过一篇特别有意思的文章,解释拜伦勋爵的政治观点、感情生活和对其他诗人的看法,如何他得到了“十九世纪的浪子”的头衔。文章开头引自拜伦于1813 年9 月6 日写给他未来的妻子安娜贝尔·米尔班克信中的一句话,体现了他的哲学: 
 
生活的宏伟目标就是“感知”——去感觉我们的存在——虽然这是痛苦的—— 然而正是这种“渴望的空虚”驱使着我们去“游戏”——去“战斗—— 去“旅行”——去奢求人能深切感受到的每一种追求;其主要吸引力,就是那种跟其所获成就形影不离的骚动。
 
 
 
▲ 拜伦勋爵的诗歌《爱情与黄金》手写稿,可能是写给他未来的妻子安娜贝尔·米尔班克的。此件手稿将于“木心的讲述:大英图书馆珍宝展”上展出。 © The National Library of Scotland
 
在基督教的传统观念中,莎士比亚时代的英国,身体上的缺陷似乎是和灵魂上的缺陷联系在一起的,比如他在戏剧《理查三世》里就非常强调这位君主的身体残疾。这种观点在十八十九世纪的英国是否有所改变?拜伦所在的贵族阶层、他的情人们,都是怎样看待他的跛脚的呢?
 
下图展示的是一本1819 年反激进主义的讽刺小册子,它很直白地告诉我们那些与拜伦同时代的保守派人士是如何利用他的跛脚来奚落他的。在书中的一幅漫画里,拜伦穿戴上了贵族的长袍和宝冠,他的一只脚变成了羊蹄——而羊蹄是魔鬼撒旦的标志。这很明显是在取笑拜伦的残疾。那时正值彼得卢惨案(Peterloo Massacre) 和《六条法令》(the Six Acts) 出台,大型公众集会成了违法行为,对反政府出版物的控制也更严酷了。拜伦被一些激进人士视为可能的“未来领导人”。这本小册子警告读者不要被拜伦的诗腐化,看看“他的脚”,看清他的真相。
 
 
 
▲《多尔切斯特指南;又名,杰克建的房子》(The Dorchester Guide; or, a house that Jack Built) , 这本小册子讽刺一本1819 年出版的激进刊物,它强调基督教虔诚的重要性,攻击嘲笑了很多当时的激进人物,拜伦也在其中。约于1819 年出版于伦敦。书架号:C.131.d.9.(2.)  © British Library Board
 
作为“大英图书馆在中国:共享知识与文化”大型项目在中国的第二个特展,“木心的讲述:大英图书馆珍宝展”将于10 月15 日在位于乌镇的木心美术馆正式面向公众开放。此次展览由大英图书馆和木心美术馆共同策划,特别甄选了中国作家、艺术家、诗人木心先生最为欣赏的四位英国及爱尔兰文学巨匠的手稿,包括拜伦勋爵的《爱情与黄金》诗稿、查尔斯·兰姆的亲笔书信、奥斯卡·王尔德亲笔修改过的《温夫人的扇子》第一幕打印稿,以及弗吉尼亚·伍尔夫的小说《达洛维夫人》的创作手稿。
 
 
 
▲ 木心的讲述:大英图书馆珍宝展
 
展览时间:2017 年10 月15 日至2018 年1 月14 日
 
展览地点:浙江省桐乡市乌镇西栅景区木心美术馆
 
单读也与大英图书馆合作,面向读者征集关于这四位文豪的问题。回答按作家将分辑放送。敬请继续期待。
 
第一辑问答:
 
《和伍尔夫谈谈伦敦、剩女与死亡》

相关文章